塔读小说大全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娱乐圈 > 宋玉东墙伊人红妆意思 - 美女的身体不能动
    王予一个字都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周世杰无论是为了什么,这一场争杀,都是要进行的。

    真相是什么?在这一刻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人心,凝聚周家的人心,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周家主家的公子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王予很理解这个时代,每一个家主的责任。

    却也打算给周世杰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背黑锅总是不愉快的,能有活着的周家人去调查,还他一个清白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周世杰定定的看着王予,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道:“看来你明白了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拿剑来。”

    由于是出丧,没有人会带着刀剑,那是对死者的大不敬,周家人自然也很避讳。

    人群中,立刻就有人回家取兵器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有一个人出现了,道:“王予是我的,这次还轮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这人一身风尘仆仆,身上的气息还有些散乱,应该是刚刚到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这人瘦削,颀长,颧骨高高耸起,一双手上布满了老茧。

    这双布满老茧的手里握着一杆长枪,暗红色的长枪,仿佛曾经被浸泡最了血液中太久了所致。

    五尺长枪,枪尖也是暗淡无光,枪缨则像吐了毛的毛笔,随意的贴在枪杆上。

    这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孝服,头上也被一圈白布包裹着。

    但凡离州的江湖人,只要一看到他就会立即认出他。

    “玄黄枪”徐震。

    枪,是一门古老的兵器。

    在没有刀剑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枪了。

    从远古人们狩猎的时候,手中的木棍演化而来。

    枪不但是军队里的士兵们常用的武器,江湖中也有很多人用枪。

    很神奇的是用枪的人很多,能用好枪的人却很少。

    胡说也是用枪的,不过他不认识徐震,但他认识枪,和他手中的枪一样长短,一样粗细。

    当然王予也不认识这人,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咱们认识?”

    王予最近这句话似乎说的有点多,也是很无奈的事,他的消息渠道实在是狭小了一些,很多离州的成名人物,他知道的真不多。

    来人刚在城头站稳身体,闻言一愣,在离州,看到他这杆枪的人,没有不认识他的,怎么这人还要问?

    “玄黄枪,徐震。”

    徐震长枪在城头的砖墙上一杵,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比武还是有仇?”

    王予也是快言快语,说的再多还是要手上见真章。

    徐震似乎对王予的快人快语很不习惯,往常他遇到的所有江湖人,都会东拉西扯,套点交情,而眼前这人似乎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。

    “有仇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回答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予偏着头,想了一会,还是没想到在哪里和这人结仇了。

    随即问道:“看你年龄应该四十多岁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有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睡你女儿了?”

    王予奇怪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儿女。”

    徐震一愣,居然好脾气的道。

    接着反应过来,这小子不老实实在损他呢,怒道:“你杀我好友,今天就在这儿,咱两做个了断。”

    王予眼神诡异,怎么又是杀人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四天前,在牛斗镇,牛家客栈对面。”

    徐震说的详细,容不得王予抵赖。

    王予一停更诡异,眼神扫过徐震,最后坐在了周小艺身上。

    还在城门下,怒火中烧的周小艺闻言一愣,这时间不对啊。

    四天前若王予在牛斗镇,那他当时看到的又是谁?

    “你说,当时是我在想你问路?那你们两先说一说,到底谁在说假话。”

    王予忽然发现,八卦看起来还不错,特别是可以置身事外的的八卦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徐震为了老友报仇,紧赶慢赶,到了地头却发现似乎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城门下的周世杰,看看周小艺,有看了看徐震,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王予。

    原本风波的中心,变成了一场纠缠不清的闹剧,真艰难辨。

    就连一直忙活周家丧事的小叫花子,也是无语,见过狗血的,没见过这么神奇的。

    茶馆,酒楼里的说书先生们都不敢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有人说我四天前,来到这座县城,杀了人家满门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王予本来不想多话的,谁知可以看戏,能说清楚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徐震冷笑道:“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,我从牛斗镇来此全力奔行,也只用了三个时辰,有的人为了掩人耳目,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在王予瞠目结舌之下,徐震忽然间拧身,垫步,玄黄枪毒蛇般刺出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如此迅猛的枪法,狭小的城头,让王予连躲避的余地都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徐震说的也不是不可能,周世杰思索之间,已经有人捧着他惯用的长剑过来了。

    一片血红的枪影,中间一点寒芒,迅速,有力,而且一枪比一枪快。

    而王予还是没有拔剑在手,脚下的步伐忽然在左,下一步又是在右,灵动的就在方寸之间进退自如。

    就在长枪全力以赴也对王予造不成任何困扰的时候,徐震挽了一个枪花,虚实变化之下,穿过王予残留的身影,继续向不远处的胡说刺去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一声叹气自重重枪影中传出,血红的枪影之中多了一条昏黄的剑芒。

    剑芒刺破的重重虚影,递到了徐震的面门。

    徐震脸现惊色,似乎这一剑就是他枪法的克星,让他找不到任何方法去破解,只能拉着长枪后退。

    这一退,他就再也没有了进攻的余力,只能一退再退。

    还是那一招平平无奇的剑招,除了快,再无其它变化,却逼得他只能连防守的机会都不给。

    徐震看到分明,对面的少年人王予,和他境界相等,却和他对战其它对手时的感觉,多了很多别扭。

    心底暗道:难道剑法高明到了一定地步,当真能一剑压群雄?

    忽然脚下一空,就在他紧张的后退之际,已经推到了城墙的边缘,眼睁睁的看着剑尖刺向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周世杰以持剑在手,顾不得许多,飞身上前,想要架住这平凡的一剑,却还是落了空。

    有了旁人给徐震争取的短暂时间,手中长枪在城墙上划出一道划痕,勉强落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不讲武德,你年轻人也不讲武德?”

    王予收剑而立,其位置似乎从来就没有动过一寸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徐震老脸一阵羞红,他的大好名声,都在这个城头败尽了。

    “徐前辈也是急怒攻心,我能理解他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周世杰手抚长剑,看向王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谁来理解我的感受?”

    王予斗嘴皮子,也是不输于任何人的。

    周世杰忽然一笑,对于王予多了一分了解,而对于周小艺看到的那个疑似王予的人,也多了一丝防备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个勇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予道,从那天他弟弟死在了他剑下,就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。”

    周世杰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像你这样的人,在江湖上才能活的长,家族在你的带领下才能继续兴旺。”

    王予看得出来这种人的本质,相信作为周家的家主,也能轻易的洞彻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没错,家父也是这样对我评价的,可惜我想要的不是周家的家主,而是想仗剑江湖,快意恩仇。”

    周世杰说着他的梦想,和大多数人的梦想一样,江湖梦,那就是个梦,梦醒了该干嘛还是得干嘛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在江湖上,有一个化名叫做墨阳,笔墨的墨,太阳的阳。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王予太熟悉的了,他的原身还在闯荡江湖的时候,听到的做多的那个人的名字,就叫墨阳。

    虽千万人而吾往矣,当时不知吸引了多上江湖男儿。

    底下的周家人一阵哗然,谁也不知道周世杰竟然还有过这样的一个身份,就连徐震都一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这个身份的名声太响了,响到他这种老江湖听到都要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王予立刻端正态度,这种一人独往的气魄,他是学不会的,但不代表他不能给出一点敬意。

    “江湖太复杂,容不下这么正直的人。”

    周世杰眼神复杂的看着手中的剑,清如水,照着他自己的样子,依然年轻,却多了很多世故。

    或许也可以叫做故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一个刚直的人,值得我出剑一会,为我,也为周家。”

    周世杰弹指剑身,“嗡”的一声颤音之中,仿佛在说,老伙计,你又想起我了。

    随即转头看向下面沉声道:“今日一战,无论输赢,生死,都不可报仇雪恨,我们的仇人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无凭无据,却说得斩定叠铁,若是往日的周世杰说出,下面的人一定哗然怒骂,说他不当人子。

    就因多了一层墨阳的光环,就使人不由得多了信服。

    说不是,就一定不是。
  

  

http://www.ebsyy.cn/137_137859/4069913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ebsyy.cn
塔读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ebsyy.cn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